王均金履职全国两会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报道 > 王均金履职全国两会
全国工商联常委王均金谈非公经济进入国企
发布时间: 2015-03-24

2015年3月6日 中国网

 

中国网: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网《中国访谈》“两会”特别节目。新一轮国企改革中,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其中的重点。就这一问题,我们特别采访了全国工商联常委,上海市工商联副主席王均金,他对于非公经济进入国有企业表达了自己的关注和看法。

王主席您好!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第一个问题,您认为非公经济进入国有企业有什么需要关注的地方?

王均金:非公经济进入国企,我觉得现在的氛围还不是特别成熟。我们提出混改一年来,非公经济进入的成果不是很明显,这是我一个感觉。但是混合所有制发展,中央这个决策是非常英明的。混合所有制是对这一轮的经济质量进行提高,对这一轮的释放混合改革,扩大投资,因为国企的改革,国企的混合都是带来新的资本增长,资本增加,对实体经济有更大的好处。对民营来说,它也有更多投资机会,在很多领域也有更多参与的机会。这样就是双赢、多赢的。核心问题是,我们国有企业如果放在未来50年、30年,谁能保证哪家国企还能够不断地持续做大做强,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只看到今天我们哪些国企做得不错,明天哪些国企做得不错,我们不管国企还是民企,要定位核心竞争力。你30年后行不行,20年后行不行?你在整个中国怎么样,你在世界怎么样?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混合改革如果改革得好,应该是解决这个长远的问题,国企改革核心要解决的问题是机制体制。

机制体制是体现到每个人主人翁的责任心上,就是他是不是做到了,是不是全员有主人翁意识。所以,我们有个观点,企业一定要有个机制是共创、共赢、共成长、共分享,员工也是、干部也是。因为你最后的企业,今天只是一个平台,你要把它释放到10倍大的时候,一定是这种机制,才能够使未来能够变成今天的10倍。我们不能光看今天,今天这个平台怎样作为一个好的平台,使大家能够齐心协力,共同探索创新,提高效率,还要看未来怎么把它做大,这是非常重要的。混合所有制如果混合得好是解决这个问题,有些机制是国企没有办法解决的,纯国企是很难解决的。另外,有些国企也没有必要,一定上市以后还要到控股50%以上,也没必要。为什么这么说?不是说你的混合是上市以后就是混合所有制的,股民就是你的混合,我认为这个理念还应该有待进一步探索。股民不能参与你的决策,股民也不能影响你,上市后的核心是透明了,规范了,你机制效率提高了没有?你解决了哪些问题?创新能力、创新机制、灵活性、快速反应等一系列的机制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就是混合所有制的以后,不管谁主导经营,谁怎么样,这又有什么关系?谁能够把这个企业未来能够做到10倍大的,每年收益能够很高的,成长又很好的,国企在里面资产质量不断地增长,有什么不好呢?

中国网:如果让您概括的话,您认为什么样的混合所有才能适应市场化的需求?

王均金:要大胆的,开放的,不要有顾虑的,确实要有力度推进的,核心是解决体制机制问题。因为我们现在也有主业不清的,也有辅业强的,有些也有地产来补充利润的等等,这些东西都是需要的。在这个时期,但未来是不是这样?它未来是不是有持续能力?我们看问题要看这个东西。所以,整个要市场机制解决混合所有制,所有的市场资源机制,所有的放在市场竞争里去,那么你整个混合的也要让市场机制,不管是国企混民企,民企混国企都要有市场机制。那么混合后的国企走出去可能也更容易了,你混合所有制也不一定是国企的,也说不清楚了。为什么民企走出去人家不担心你拿这个拿那个,国企走出去人家就有顾虑。国企走出去,对外国际投资各方面,整个管理力度、监管幅度是不是够?因为那一块东西你是否管得到位。如果是混合以后,有民企股份在里头的,这些东西大家都会,我的资产,我肯定不能叫它有损失,我的决策要非常有理性。也不能说国企不理性,国企也很理性,当然也有决策失误的事情,会带来损失。总体来看,还是体制机制、市场机制。

中国网:刚才您提到,您觉得现在非公经济进入国有企业可以说成效不是很大,也有人说现阶段的国企改革,从现在来看好像是流于形式的,尤其是混改这块,您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王均金:什么原因呢?还是没想清楚,没想明白只要把国企进一步做强,国企是有能力做强的,这些我都相信,但是我是讲,国企有能力做强,你要考虑20年、30年后它能持续强,这是好事情。你要考虑到上面的舆论、社会舆论整个的导向也是很重要。另外,现在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也是一种因素。我和民企打交道,总是说不清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很多客观因素存在。所以,我认为混合所有制是一定要推进的,因为这可以进一步释放它的效率、效益,包括人力资源的效率,因为国企里,人力资源效率还有很多空间可以挖掘的,人不能成为包袱,人一定是有价值的,人力资源也是有价值的。所以,为什么有些国企和国际同行业比没有它这块资产回报高,销售利润高?我们的国企它的包袱、人的包袱,它有很多背到身上的包袱,是变成包袱,不是变成效率。这些问题与体制机制有关系。如果把这些释放出来,因为我们有些,哪怕垄断领域的企业,他也有和国外这种同比竞争的利润、效益、效率还是有差异。

所以,我们看最核心的,还是要解决好市场机制,释放好自己内部的资产质量。不是什么资产都一定要国企,国企资产一定要重新整理,重新梳理,主业清晰,辅业有保有放,有些可以混合。这些东西释放出来,给社会也有空间了,给民企进一步投资也有空间了,那么整个实体经济的活力还能增强,还能进一步释放出能量,对整个我们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我认为混合中央的这个决定是非常英明的,关键是怎么去落实的问题。

中国网:我们在法律法规方面有什么需要完善的地方?

王均金:法律法规是要完善的,因为以前的法律法规是不是适应现在经济社会的发展,特别是跟国企有些领域有关系的法律法规,有些法规还必须要控股的等等,这些东西都要重新梳理。要适应新常态下,以新规则适应进一步深化改革以后的新标准,要与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保障机制出台,这样才能够有利于健康可持续,有利于健康平稳地推动。

中国网:您对于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又有何期待呢?

王均金:关于顶层设计方案,我觉得混改还要进一步地大胆进行。很多创新和突破,如果瞻前顾后是不可能有新的创新的东西出来的。都是要吃螃蟹,你螃蟹不敢吃,你就不可能有新的结果。所以,我希望在这方面,整个社会舆论营造也好,各个层面要想得明白,只要市场机制不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只会带来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混改了又怎样?混改是带来资金的,带来对现有整个企业是做强做大的,有什么不好?怕什么?这样我觉得是有意义的。

中国网:您觉得国有企业改革对民营企业、非公经济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王均金:国有企业改革对非公经济多了一个机会,它的改革让混合、民营、非公经济多一些投资领域。国企以前的资源都是有价值的,它多一些混改,就可能实现国企有很多的资源优势。这些资源非公进去以后,如果大家建立市场机制,建立新的体制机制,能够适应新模式、新方法,那么它这块的能量释放出来的增量,民企参与了就是在享受,民企也是有好处的,非公也是有好处的。那么大家要大胆,你不能说这个不舍得,那个不舍得,你说都没有一点点肥肉,全是硬骨头,那谁去啃,要鼓励硬骨头和肥肉搭着来,这样大家才会有动力。

中国网: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也感谢新浪新闻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