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

首页  >  新闻中心 > 《均瑶新闻》 > 版面聚焦 > 286期 > 第三版
任何经济形态都须受规矩约束
发布时间: 2021-02-09

 

近年间,尤其是去年疫情爆发之后,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的垄断行为愈演愈烈,引发各界怨声载道。民有所呼,政必应之。十九届五中全会把针对平台经济的反垄断作为今年经济工作的六大任务之一。自《反垄断法》颁行至今,这样的决断是前所未闻的。反垄断法政出一门,统一尺度。五中全会甫一落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旋即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开听取各界意见。作为专项反垄断之试水,国家在去年底已对四家平台公司的垄断行为作出首次行政罚款。

凭借信息优势和数据优势,平台公司的各种市场垄断行为已经发展到触目惊心之地步。以互联网小贷为例,某平台公司倚仗海量中小微企业客户资源的独家垄断权,自身仅出资3%,胁迫商业银行出资97%,由平台公司向中小微企业海量放贷。过程之中,平台公司除向贷款企业收取各项手续费外,贷款利润要从银行嘴中分得三成。一旦信贷变成坏账,损失却由银行承担97%。如此美其名曰“服务中小微企业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实为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斥为”公开抢钱“亦不过分。这个过程更包藏着两个巨大风险,第一是长此以往,必活生生掏空商业银行;二是若发生金融风险不可收场时,平台公司安然无恙而政府却不得不出来擦屁股,巨大损失由全民买单。

再举一例,去年底,多家平台公司凭借大额补贴(实乃烧风投之钱),争相推出超低价“社区团购”,欲将平时在小超市乃夫妻店购买日常用品和蔬菜的中老年消费者“一网圈进”,如是,消费者短期内虽获得些许实惠,但小商小贩被一网打尽失去谋生饭碗之后,消费者必遭致平台公司配送垄断的价格盘剥。由于“社区团购”包藏祸心成为众矢之的,方被有关方面先行叫停。

如何对待平台经济新形态?有人说中美两国乃两面典型镜子。美国号称完全自由经济,任由平台公司自由生长。中国乃有干预的市场经济,某种平台经济形态刚露头时鼓励生长,可一旦长大成人就有了“限制自由”的种种冲动。更有人断言,政府的监管动机受利益驱动。然颇为讽刺的是,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美国反垄断力度远比中国的过往更狠更麻利……最终,中美不但殊途同归,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中国拿美国作借鉴。为何垄断不是市场经济而且还是市场经济的敌人? 因为公平竞争乃市场活力之源,垄断扼杀市场活力,侵害消费者利益,且最终遏制平台公司自身的长久发展。

再拿中美两面镜子对照不难发现,不管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是自由市场经济,均不存在不受规矩约束的经济形态,它与经济形态之新旧毫不相干,却与市场公正及企业社会声誉高度相关。这些年,中国平台经济形态创新始终走在世界最前列,平台公司自身体量也执世界之牛耳,但坦率讲,中国平台公司的社会评价与它所理应承担的社会定位却极不相称。随着5G大规模落地,更多平台经济新应用形态将由中国来引领。愿中国平台公司成为创新先锋,守正模范。须知,任何时候守规矩永远是企业软实力和硬约束。以我目力所及,均瑶是难能可贵的正面典型之一,亦是创建百年老店的前置条件。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9015号